「大象区块链」带你走出区块链认识误区(七):TOKEN是谁的?

TOKEN解决了技术和资本利益获取问题

周末一位银行家陪儿子在家温习功课,儿子突然问道:「老爸,以前我们家很穷,自从您开了银行以后,咱家啥都有了,这是什么原因还有,平日里老爸什么都不干,只是坐在您的办公室打打电话,上上网,写写画画,或者跟一些人吃吃喝喝,这样就能赚钱?何况银行里的钱都是别人的,您又如何发了财呢?想不明白?!」

老爸笑了笑,不经意的对儿子说道:「你去把冰箱打开」,儿子打开了冰箱;老爸又说:「你把那块肉拿出来」,儿子照做;老爸又说:「你再把那块肉放回去」,儿子也做了此时,老爸说了一句:「你自己看看手上有没有油」儿子恍然大悟道:?哈哈,我知道了 – 银行等于揩油!

– 网路笑话

在上一篇,我们简单聊了区块链对于开发团队来说,为什么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以及还有就是,为什么价值传递的中介不一定要是数字货币(Token)。

但是作为区块链应用开发最大的贡献者,开发出来一个技术反而把自己隔离在赚钱的门槛之外,这是对自己技术的最大蔑视。同样的问题出现在资本的面前,自己投资的产品回报有限,那一小丢丢的回报,这是对投资者的侮辱。

所以,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技术团队和资本团队,如何从项目中揩油的问题,明白怎么揩油,就很大的程度上能够理解Token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在公链和分散式应用(DAPPS)上线之前,我们从新看一下他们的诞生过程:项目发起人有一个好点子或者想钱想疯了折腾出一个不知道好坏的点子;组建团队写出一版白皮书,设计令牌使用场景和分成比例,然后找投资人要钱;白皮书发到市场进行ICO募资和令牌发放;然后进行项目开发外加令牌上所交易;项目成不成,后面就是提醒你创业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我们看到Token的诞生,按照正常流程,是帮助创始团队募资推动项目落地,令牌是投资人的权益凭证,但是把它定义为股权,这将是项目巨大的风险和炸弹,那就是证券的监管,所以很多项目都号称Token不是今后向项目团队要求股权等等的凭证。但真是这样的话,令牌将会一文不值,只是存在硬碟里面的数字垃圾。所以项目和资本团队只能挖空心思的将令牌融入项目场景内,进而帮助实现价值体现和传递;或者加密货币的形式,放在公链内作为激励,自己则是预挖等形式提前做好一部分战略储备。

于是,项目背后的基金会诞生了,Token也就诞生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令牌的价值在哪,场景流通吗?有的设计还不错,比如泡泡堂,拥有之后有一定的权益,有的纯粹是一坨翔,纯粹整个模式都说不通。但是,技术团队和资本团队需要有认为他们的垃圾买单.ICO只是第一步,上所是第二步,至于后面的梦想,很多走完第一步就跑了,坚持到第二步的都不算多,第三步的现在还基本没有。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正确的逻辑是在白皮书公布,是向市场寻求对其共识机制的认同,进而再进行投资,你的每一分钱都代表了你对其共识机制的认可。在现在行业环境下面,你投资这个道理,你的优先顺序是要赚钱,至于共识的问题,在赚钱面前弱小不堪。

Token可以是价值传递的中介,但中介不一定非要是Token。它的出现在很大的程度上解决了技术团队和背后的资本团队对于利益的渴望.Token更大的意义来说,解决的是技术团队和资本团队从项目获取利益的问题。通过TOKEN的游戏规则来强迫投机者,使用者为技术和资本买单,满足资本和技术的利益诉求。

这点谈不上好坏,只是这点或将成为很多项目较没有Token机制的项目缺乏竞争力。但关键还是成本和收益的平衡问题。收益能很好的覆盖成本也能帮助项目很好的生存下去。只是,在目前的大环境下,TOKEN沦为了资本和技术团队割韭菜的工具,这些大佬们不只是从你身上揩油,而是直接割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