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韩团T-ARA合作发表明星币,ENT想用区块链改变娱乐生态

token区块链红到发紫的今天,ENT想利用区块链技术把这变成现实。ENT是垂直于娱乐产业的区块链技术平台,希望为全球分散式娱乐社群提供整合解决方案。

ENT由南韩上柜公司AIMGLOBAL发起,与新湃资本共同投资ENT Networks,致力ENT公链及应用开发,新湃资本的姊妹公司新湃传媒,是较早代理韩星的中国经纪公司。

平台最吸目的功能,就是明星可利用ENT的平台发币,将自身IP通证化,帮助明星变现。明星币上了交易所之后,币值高低反映明星的人气和身价。这听起来跟前段时间洛阳纸贵的明星时间证券化概念很像(参考秒啊,时空梭).ENT投资方新湃资本CEO Wayne表示,不同于ENT是基于区块链发行的令牌,且ENT发行相关币种经过明星授权。他透露,南韩女子团体T-ARA已宣布基于ENT底层链发币,以此为明星发币的开端,且透露南韩明星郑智薰(Rain)等知名艺人都将于年后宣布发币。

明星发行的币可用于购买相关演唱会门票等商业活动的独家支付方式,但似乎发行中心化的积分也能解决。对明星发币的逻辑,耳鼻喉科专案主席雪解释,实际上让所有持币者都能成为明星的合伙人或经纪人。基于区块链发行的令牌无中心发行机构,可上交易所自由交易,币价或涨跌跌,意味着如果你持有类似币种,肯定会希望币种背后的明星走红,若持币者有一定资源,可能还会带动明星的商业活动。

远望资本田鸿飞:Token区块链不可或缺

从没有任何一个话题像数字货币一样,让各国政府和主流金融圈的意见产生如此大的对抗性差异,Token区块链不可或缺。

巴菲特说,你无法确定比特币的价格,因为这种资产不能创造价值……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泡沫。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称,如果你蠢到投资比特币,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不过他很快就改口说,区块链技术是实实在在的。

透过这些自相矛盾的话,我们可以观察到,尽管数字货币的用户群体只有2000万人,交易量只有外汇交易量的10万分之一,数字货币对社会的影响,却已经超越了所有人的判断能力。

人红是非多。数字货币诞生于技术圈和链圈,成长于币圈(2012年),2017年深入影响了网路圈和VC圈,又在做着颠覆金融圈的事情。

不同背景的人聚集在一个话题上,形成的观点和争议不可避免的代表着不同的学术背景,利益集团以及固有的偏见:

技术圈和链圈推崇技术至上和自由的极客精神,他们在奥地利学派找到了精神家园;
币圈相信虚拟货币是一种增值资产;
金融圈认为数字货币没有信用背书就是骗局,不能增发的通缩货币模型肯定不会成功;一部分VC圈认为,区块链是下一代的互联网技术,全部在区块链。另外一部分VC圈却认为,绝大多数的数字货币都是骗子。

在过去的半年里,国内外的ICO市场都经历了多个过山车来回。主导市场兴衰的主要是各国政府的政策变化。曾经以为切断法币和数字货币的支付通道会消灭数字货币,却未想到在完全的数字货币世界里面,数字货币的交易规模成长会更加迅速。

由于政策的制定大多数情况下代表了利益集团的博弈,本文主要从技术和学术角度讨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

长期以来,数字货币圈里最流行的单词是比特币和区块链,它们代表了币圈和链圈。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历史。

2013年和2014年,比特币遭受多个政府的打击,迫使创业公司和相关技术从业者进行区块链的去比特币化,很多比特币公司纷纷改名叫区块链公司。

此后,一些公司和组织改变思维,专注于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即区块链技术。他们将区块链技术类比成一种新型数据库,设计出私有链和联盟链,逐渐形成了链圈,代表公司主要是IBM,R3,Hyperledger,而剩余坚信比特币的群体,则形成了币圈。

2017年以前,比特币的世界里面只有链圈和币圈链圈好像丐帮的清衣派,高端人才,唯技术论,鄙视币圈的炒作和唯利益论;而币圈的人则鄙视链圈的穷困。

但2015年末,以太坊的上线却为两圈融合埋下了伏笔,因为透过以太坊发行自己的令牌变成了举手之劳,在此之前,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发行自己的令牌需要深厚的程序知识。

打个比喻来说,如果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发行令牌需要熟悉汇编语言,那么在以太坊上发行令牌就像使用的Windows系统点击10下鼠标那么简单。

发行门槛的降低造成了2017年年以来ICO的繁荣。忍受多年清贫生活的链圈公司先后发行自己的令牌,造成了链圈和币圈的融合,并引起了互联网圈,VC圈和主流金融圈的进入。

骗子太多,泡沫太大,目前ICO Token的滥发,被很多人视为了洪水猛兽。但多年以来,作者本人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脱离了比特币(Token),区块链技术是否还能够逻辑自洽?

要知道,虽然中本聪的论文同时创造了比特币和区块链,但是数字货币和区块的概念在学术领域,早在80年代就有Stuart Harber和Wei Dai等学者发明。比特币的主要发明贡献在于融合了战俘工作量证明和时间戳区块的共识机制。

在人类社会里,人类的共识机制在于地球上的黄金总量一定,黄金非常难伪造。人类天性自私和比较经济理论的结合,造就了人类分工合作和市场经济的发展。货币和市场经济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在数字货币的世界里,多个缺乏互信的利益主体如果需要分工协作,达成共识,必定需要一定的共识机制,而且共识机制的产生必须依赖于网路内在,而不是外在的单独授权。

可以想像,在数字世界里面,协调多个主体分工协作的最简单的榜样就是学习人类社会市场经济,利用货币来协调利益,促进分工。否则,数字世界就像是没有了货币的市场经济,分工协作将变成不可能。就像2014年以后链圈的发展形成了私有链和联盟链,但区块链的使用场景则大大受到了限制。

目前区块链主流的共识机制有三种:

战俘工作量证明,即解码挖矿大家分币,比拼的是算力,这也是保证比特币系统一直安全的共识机制。PoS权益证明基于币龄机制,解决工作量证明的能源浪费问题,相当于把维护系统稳定的责任交给了大股东。残疾人组织授权股权证明。透过投票机制将所有用户的权利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即交由这些受托人负责维护货币系统运行,类似于现实世界中的董事会决策。

令牌发行成功要具备几个条件:

资产必须可以数字化;令牌必须局限于设计的经济系统,不能连通法币或者法币通道必须是政府认可的金融机构;参与主体必须是分散的,互相缺乏信任,但是需要共同协作完成一个任务;共识机制必须公开,透明,可验证;为了风险隔离,令牌经济必须局限于发行方的经济体系之内。

总之,Token系统设计的核心是令牌经济经济系统的设计,而令牌经济设计的核心是共识机制。人类社会的共识是对劳动价值的认可,对应于比特币区块链的PoW,设计一套经济系统极其复杂,很多对设计经济系统有贡献的经济学家都获得了诺贝尔奖。

所以希望创业者不要急功近利,多多学习吸收跨领域的知识和进行跨专业协作,不懂密码学很难利用密码知识解决货币发行中的博弈问题;不懂经济学的码农很容易走向理想主义。希望创业者结合真实场景,耐心设计出有效的令牌经济系统。